首页>公益助残>助残扶贫>飞吧,即便你的天空是黑色的-龚飞成
飞吧,即便你的天空是黑色的-龚飞成
发布日期:2018-12-06






龚飞成吹奏乐器


视频一开始,悠扬的笛声便随着画面的出现抓住了人们的耳朵,从这厚实灵活的双手向上看去,一个长相敦厚的男人垂着眼,静静地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。
这个男人叫龚飞成,今年41岁,自幼喜欢音乐。
音乐始终伴随着龚飞成的生活,他每天闲暇时弹弹电子琴,吹吹竖笛,从未觉得自己的生命与其他人有什么不同,音乐能让他忘却烦恼,就如同他的灵魂导师,洗涤着困扰着他的种种凡尘俗事。
而除却那些我们所知道的音乐的益处,对于龚飞成而言,音乐也是一个生命的契机,即便它微小得容易被人忽略。

巫溪县大同乡的农家小院里,龚飞成居住的小房间,仍仔细地收藏着当时那枚略带锈迹的收音机。
“当时我特别喜欢听音乐,父亲就给我买了个收音机,我每天都听,然后学着里面的人唱歌,我小时候唱歌很好听,很多人都夸。”
除了收音机便携、价格低廉之外,让父亲选择为龚飞成购买收音机的原因,还有一个——龚飞成有先天眼疾,看不见周遭的一切。而这枚小小的收音机,便是决定他人生走向的一个重要转折点。

1976年,龚飞成出生在巫溪县大同乡,亲人朋友因为他的降生而欣喜,但年龄尚小的原因,他的先天眼疾并为被人所察觉。当时家中有下乡知青,在逗他玩耍的时候,发现他无法找到玩具的方向,才意识到不对劲。知青们告诉了龚飞成的父母,仿佛天塌了似的,龚飞成的父亲抱着他辗转各地寻医,但先天性青光眼治愈的机会几乎为零,他的母亲整日以泪洗面,最终一家人只得无奈接受了他无法治愈的事实。
当别的孩子在田间地头嬉戏打闹的时候,龚飞成却在他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时光痛苦着、彷徨着。对于孩子而言,“特殊”、“不一样”,已经足够成为排除在群体之外的原因。田间地头,他瘦小的影子印在田垦上,显得格外孤独。
 
龚飞成也并没有想太多,家境贫穷,早熟的他已经开始思考将来的问题,但视力障碍的自卑让他踟蹰不前。看着浑浑噩噩的他,龚飞成的父母终于忍不住了:“你虽然眼睛看不到,但生活还是得继续,如果不练点本事,今生要怎么办?”听了这几句话,龚飞成醒悟过来,下定决心要发奋,不能成为父母的负担。
于是,他学着做家务,干农活,帮人推磨、撕包谷、背洋芋、扛红苕,做力所能及的一切力气活。可上天又再次捉弄这个可怜的孩子,那天,龚飞成帮家里做农活的路上,不慎从一个小溪沟上面的跳石栽了下去,背着的满满一背篓洋芋全部散落到水里,他的手腕骨也摔断了。因为这场事故,龚飞成不得不在家休息了大半年,而担心他安危的父母亲,也再也不敢让他下地干活。

龚飞成父亲是巫溪县一名中学教师,自从龚飞成受伤后,为了他的安全着想,白天家里没时间看管他,父亲就把龚飞成关在学校二楼上一间十余平方米的小屋里,不允许他随意出门。
“为什么不让我上学?”他哭闹着,父母只能含着泪告诉他,那个所有人都再清楚不过的答案——“因为你看不见,你是个盲人啊,你不能上学。”
最残忍不过,他只能隔着墙听着教室里的朗朗书声和同学们的欢声笑语,咫尺天涯,自己却在满目无光的黑暗世界里沉寂。少年时期的龚飞成,内心满满的怆然,究竟自己的希望和梦想在哪里?
 
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,父母又何尝不知道龚飞成的孤寂、痛苦,为了给他生活增添一些色彩,父亲便给龚飞成购买了一部收音机。
夜晚,当村子的夜幕降临,一切变得寂静下来。龚飞成就打开收音机,静静地窝在床边,听着收音机里动听的音乐,时不时还会跟着小声哼唱几句,主持人的对话有趣时,他还会一不留神地笑出声来。
收音机,就是当时的他连接外界的唯一方式。
 
而平静的生活,终于在某个夜晚迎来了转折。那个晚上,他一如往常打开收音机,与往常不同的是,节目间隙他听到成都盲校招收盲人学员学习盲人按摩的消息,龚飞成苦闷的心突然绽放出光亮:
“这不就正是我的梦想吗?一个可以自食其力,改变人生的梦想!“
但当他满怀喜悦的心情把这个讯息告知父母,并表示自己要去读书的决心时,父母的话却像将一盆冷水,毫不留情地浇在他的心上:
“你是个瞎子,莫想哪么多,老汉养你一辈子,我死了,你哥哥弟弟接着养。”便再无下话。

龚飞成欲哭无泪,但他暗下决心,为了自己的梦想,就是死,他也要去追求,为了实现他的愿望,即使死了也值得!
小小的少年内心燃起了希望,这股希望点燃了他遗落在身后生的热情,没有什么再能阻挡他,他的决心像钻石般坚硬,前路的阻碍,他无所畏惧。
于是,他趁着父亲不在偷偷找到电话,他想知道是否真的有这么间学校,是不是真的在招收学员。令他欣喜的是,通过114查号台他真的查到了成都盲校的地址,学校的老师听说他想报名,也非常欢迎。
龚飞成下定了决心。

一天上午,他揣上自己攒下的30元压岁钱,趁父亲上课,确认四下无人,他把准备好的一根皮线拴在窗户上,手握皮线的另一端纵身一跳,从二楼小屋的窗户跃了出去,强大的惯性让他重重摔在地上。
 视频里的龚飞成只是轻描淡写地叙述了这段经历,已经过去20多年的“英勇事迹”,让他有点害羞地笑着,仿佛诉说的是他人的故事。



面带笑容诉说当年经历


摔在地上后,龚飞成一动不动躺了几分钟,脑袋有些晕,也不知过了多久,因为担心自己被人发现,他挣扎着站起身,才察觉到手臂被什么东西割了个三、四寸长的囗子,血腥味和液体淌在手臂上的触感让他感到恐惧,但或许是梦想的力量吧,他没有放弃,拖着受伤的身体一路摸索着走到公路上,他拦下过路车,谎称想去医院,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家。
他忍着剧痛,从老家到重庆的奉节县,一节节地转车,过了四天四夜,终于到达重庆。饿了就忍着,忍过了就不饿了,困了就靠在路边睡下。
他蜷缩在瑟瑟风寒的夜里,想起临行前一晚母亲做的羹汤,那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……家的味道。为了追逐梦想,离开家,真的值得吗?他没敢仔细想。
庆幸的是,一路上,龚飞成遇到不少好心人,他真诚地寻求着帮助,在作为盲人看不见事物的情况下,竟然真的孤身一人辗转到达了重庆沙坪坝火车站。
可身上只剩下五元钱的他,又面临一个问题:买不起火车票,坐不了去成都的火车怎么办?龚飞成茫然地站在火车站人群中央,思索再三,鼓起勇气借用了公用电话,拨了110。他告诉警察,自己是一个盲人需要帮助,两分钟以后,警察就来了。龚飞成忐忑地告诉他们自己想到四川盲校学习,钱不够上不了火车,没想到警察被龚飞成的精神所触动,真的尽心竭力地帮助他解决了问题。当天晚上8点50分,龚飞成如愿以偿坐上了前往成都的火车。
 
“我太开心了,太高兴了。我没想到我可以离实现梦想这么近。”听着嘈杂的车厢,还有火车行驶的声音,龚飞成激动得一夜未能入睡。
第二天早上,7点50分,火车到达成都。龚飞成请人带他到三轮车上,三轮车师傅看他挺不容易,只收了他两元钱,就把他送到了四川盲校。盲校负责报名的老师听说他是重庆的,吓呆了。他问龚飞成:“你是一个人吗?”龚飞成说是的,在场的老师和同学一听都哭了,他们告诉他,四川盲校这么多年没有一个这么坚强的盲人,能够独自一人为了学习来到盲校。
“我也没忍住哭了,”龚飞成说:“我走这么多天,只吃了一顿饭。一包方便面,五毛钱。”不知是终于到达目的地的安心,还是几天的疲惫和害怕堆积,龚飞成哭得不成样子。
盲校老师给他父母打电话,话筒那端的父母泣不成声。在走的前一天晚上,龚飞成给父母录了一盘磁带。磁带里录着龚飞成当时稚嫩的声音:“爸爸,我走了。妈妈我走了你们在家里多保重身体。我要出去学会自食其力。我这次出去找不到工作,我不会回家的。”
龚飞成不怪阻拦自己的父母,他知道父母只是担忧他的安全。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,如果自己真的出了什么事,那只留给父母的那封磁带,将是他的诀别,被留下的父母又将会有多难过呢?
幸好,他安全到达了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看到龚飞成的决心,他们只得顺了他的意,替他报了名。家境困难的父母,为了龚飞成的梦想,借钱交了学费。



少年时期的龚飞成



“上学的感觉真好,我好开心,我好快乐。”


在盲人学校都学习了一年的盲人按摩培训班,龚飞成顺利结束学业。2011年7月1号,踌躇满志的龚飞成终于踏上了工作旅途。一个人在外漂泊,虽然孤单,但当他拿到第一个月工资——800元薪水的时候,他内心充满了喜悦。 
“打工,再苦我也不怕,因为我有工作。我对我的工作有信心。这是我努力换来的。如果我不努力就什么也没有。”他笑着说道。
 但残酷的社会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,更何况是天生不健全的盲人。刚参加工作的龚飞成,离开了家和学校的堡垒,突入而来的就是来自周遭的歧视和欺负。
“在那一年出生的时候,我就过着黑暗的生活。
是那命运太无情,夺去了我的双眼。
让我是黑是白都分不清,为什么没有一点光明,
命运是好是坏谁也说不清,也没有人知道盲人的心。
就这样生活在黑暗的空间里,何日何月我才能走出去……”
这是龚飞成2002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创作的歌曲,淳朴的词句唱出了他的心声。

“我走了很多很多地方,也受了很多很多委屈,受了很多很多苦。最开始我在四川徐林实习。实习的时候,老板和员工都欺负我们这些盲人。我是一个全盲,他们会欺负我,还有人偷我的东西。”龚飞成叙述往事的时候,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是这些往事真的不痛吗?或者他只是看淡了,或早已习惯区别的对待。意识到这一点,坚强的龚飞成更让人感到心疼。



青年时期的龚飞成



2004年,龚飞成带着他的行李,包括很多盲文书,一个人踏上了前往河南的旅途。辗转到了河南,上了两个月的班,但不知是老板的恶意压榨,还是生意的确不好,龚飞成觉得,那段日子比在重庆还过得苦,每半个月才能吃上一次肉。

2007年,因为在小地方的收入难以为继他的生活,他选择前往重庆。时年3月15号,龚飞成在重庆一个老乡的店铺上班。时间不长,因为生意不景气,老乡放弃了店铺回老家了,不知该如何是好的龚飞成得到了一个常客的帮助。

“他对我比对亲兄弟都好。”龚飞成说,那名顾客看他没有地方上班,就帮他开了一个门面,开了半年左右。
 
 但生意并不尽如人意,他又开始打工。在漫长的孤寂中,他又拾起少年时的爱好,夜深人静中,他会打开收音机收听电台节目,时不时还会点播几首时下流行的曲子,以慰藉自己漫漫长路无法言说的伤怀。
时间不长,一名女子不知用什么方式找到了龚飞成,告诉他说自己是通过电台认识他的,想与他交个朋友。作为一名盲人,如此天降的姻缘本就难得,更何况还是因为音乐结缘,龚飞成更是珍惜,对这名女子比对自己都要舍得,甚至带她见了亲人朋友,打算娶她回家。
但上天再次捉弄了他。龚飞成的所有细软还有5万元存款都被席卷一空,那女子离开了他。后来经过和朋友交流,他才知道,那是个惯犯,专骗盲人,万州不少盲人都被她骗过。
提到她,龚飞成语气很平静,他说:“这样的人很可恶。在这说是想告诉各位盲人朋友,一定要小心不要被骗了。盲人的生活本来就不容易。”
 
后来,心灰意冷的龚飞成便离开了万州这个伤心地,来到现在生活的城市——重庆。
机缘巧合,龚飞成认识了一位文笔较好的朋友,这位朋友将他的故事写成征文刊发出去,他的奋斗史引发了媒体的关注,重庆新闻频道630栏目、重庆娱乐频道先后对他进行了采访。
这算是龚飞成人生当中一波小小的热浪。

第二波热浪,是他报名参加了重庆都市频道的节目,通过电视为媒,引来了他的良缘——一个美丽而善良的万州女子马志秀。
在接受笔者采访前,龚飞成对外称,报名参加相亲节目是一个偶然。实际上,骨子里总有些不服输的他,就连参加节目,也有受了他人激将的原因。“他们看不起我,觉得我肯定不行,”说到这里,龚飞成顿了顿:“当时我实在受不了了,生活很孤单,饭也吃不好,睡也睡不好,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。”
简单的两句话,饱含了他那段时光中漫长的无奈。
 
2010年12月18日,龚飞成和马志秀经过一年多的相互了解,相知相爱,终于踏入了婚姻的神圣的殿堂。



龚飞成和他的妻子


2014年的12月1号,喜从天降的龚飞成终于抽到了一套公租房,两室一厅,直到2015年,龚飞成才正式在家里开了自己的盲人推拿店。一开始,就遭到了管理员的阻止,因为公租房只允许住,不允许经商。他只得给重庆市人民政府打了个电话说明了自己的的情况,龚飞成的店才得以经营下去。

但经济来源还是不够,即便允许他在家里开店,但不允许他对外悬挂广告,不允许做招牌。只能靠他一个一个人地去做宣传。全家的开销都靠龚飞成的收入,生意状况并不好的他,时常感到苦闷,也时常为自己的推拿技术感到可惜。
    
龚飞成从来不是一个愿意向命运低头的人,在与笔者的沟通中,他无数次提到自己的梦想。他的心灵燃着一束火苗,从始至终未曾熄灭过。
在感慨自己的颠沛流离的同时,他也满怀感恩之心。而这份感恩之心来源于他一路走来得到的帮助和爱心,他深知没有这些包围在他身边的大爱,他不可能拥有今天的生活,甚至,就像他父母曾经所描绘的他的将来——呆在家乡,被亲人照顾,直到老去。
而这些帮助和爱心当中,不得不提到的,还有“宜生到家”。
 
在苦闷无助的状态下,龚飞成接触到宜生到家,知道宜生到家正在连接企业做帮助残疾人就业的工作,幸运的他顺利入职一家企业,为这家企业提供推拿按摩服务,获得企业为他发放的工资和缴纳的社保,收入水平一下提高了,养家的重担轻了不少。
“真的非常感谢宜生到家,”龚飞成谈到这,露出了喜悦的笑容:“我特别希望大家知道宜生到家为我们残疾人做的公益,所以我很愿意接受采访,也会尽力配合。”
他铿锵有力的话语中包含了满腔的真诚和感激。
 
因为收入的提高,龚飞成能够继续追求他的音乐梦想。闲暇时,他可以弹弹琴,吹吹笛子。近期,更是参加了民间的残疾人艺术团,正为重庆市春晚海选紧锣密鼓做着准备。



民间残疾人艺术团排练



排练时感到很开心的龚飞成



“‘让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’。”这是龚飞成告诉笔者他们艺术团的参赛曲目。让阳光照亮他们的生活,笔者认为,这是一首再适合不过的曲子了。

而这也是我们宜生到家,所期望能够帮助残疾人团体做到的。

现在,龚飞成有一个新的梦想,他想登上央视“向幸福出发”,向全国人民讲述他一路走来的故事,还想告诉所有人宜生到家对他和其他残疾人朋友的帮助。相信,像他这样从不停下努力前行脚步的人,一定能够实现这个心愿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经受访者纠正,受访者出生年应为1976年,宜生到家在此为视频后期出现的错误向受访者表示歉意)    








公司地址
北京
上海
广州
青岛
深圳
杭州
重庆
成都
广西
武汉
客户服务热线: 400-030-5959
总部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慧忠北里302号楼A座四层
京ICP备15021899号-3
残保金申请
安置残疾人就业方案申请
我们的客服需要了解您公司的基本情况,才能为您安排更加精准的服务方案
收到申请后,我们的客户经理会尽快与您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