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政策法规>公司新闻>他们是大白,他们是上海夜空里的星火
他们是大白,他们是上海夜空里的星火
发布日期:2022-04-27

3月份以来,魔都的每一天都很魔幻。

从开始的恐慌、愤怒、怨怼,到后来的无奈、麻木越来越多的阴郁情绪笼罩在这座美丽的城市上空。然而有一群人,他们正在用星星点点的白光,点亮上海黑暗的夜晚,为身边的人们送去莹莹光亮。



凌晨三点 孙文俊和志愿者


凌晨3点半,孙文俊身上的“大白”防护服早已过了有效时间,排队做核酸的人们越来越少,“大白”们却还在坚守岗位。孙文俊是北京宜生无忧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一名销售总监,自从得到了这样一份特殊的“兼职”工作,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多少次以这样的视角来观察夜晚的上海。

 

妈妈是楼长,爸爸是党员,关键时刻挺身而出

自从爆发疫情以来,上海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医疗队、志愿者的支援,然而再多的“远水也解决不了眼前的近渴”,城市里多如牛毛的街区,全部依靠“外力”帮忙不现实。


孙文俊“大白”上岗


3月下旬的某一天,孙文俊所在的社区开始召集志愿者。在孙文俊的家里,父母妻子全是党员,母亲又是居住楼的“楼长”,当在电话里得知年迈的父母亲要去当“大白”,孙文俊第一时间就站出来反对。“我父母亲快70了,志愿者是有一定的风险性的,我不可能让他们去。”孙文俊斩钉截铁地说,“在这个时候,身为人子,为人夫,为人父,我不保护我的家,保护我们的居住的家园和城市,谁来保护呢?”就这样,孙文俊除了在宜生无忧的工作,又接到了这样一份特殊的“兼职”。


雨中的“大白”


“我身边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年轻人来主动当大白,最开始我们的工作是召集小区内的居民下楼做核酸,维持秩序。而且小区里有很多老人,他们不知道怎么扫码做核酸,我们的一部分工作是帮助他们。”看似不难的工作,做起来远远没有想象的简单。其实,志愿者工作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“费力不讨好的”,在这个非常时期,志愿者们既不是决策者也不是医护人员,但却是直面老百姓的基层工作人员,老百姓在这一阶段积攒的怒火和怨气,很容易发作给这些大白们。

“一开始是常态,经常有人埋怨,有人不配合,有人抱怨排队时间长,有人带头闹事,有人对我们吹胡子瞪眼睛甚至破口大骂。面对这种情况,孙文俊和他的大白伙伴们各显神通,从最开始的混乱无序、不配合,到后面的井井有条,效率高,各种销售技巧、管理手段齐上。说到这里,孙文俊笑着说,“得益于我的销售管理工作,我把有突出问题的居民当做客户,不断去思考他们做这些动作背后的真实的想法。我要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闹,真实诉求是什么,满足了这些需求,其实就解决了问题。”孙文俊玩笑道,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,还能让我不断磨练自己的销售技能。

回忆起来简单,过程却无比凶险。起初,由于疫情爆发迅猛,各种物资运输的速度有一定的滞后性,孙文俊所在社区的志愿者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,没有防护服,没有N95口罩,什么都没有。

“我们经历了一段混乱的日子,陌生的同事,陌生的工作流程,做起来没那么得心应手。由于没有防护措施,我们也经历了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,因为不知道做完今天,明天是不是自己就‘异常’了,毕竟上有老下有小,虽然是我自己的选择,也得到了家人全力的支持和理解。”说到这里,孙文俊的声音有些哽咽,其实道理很好懂,刀没有扎到自己身上,你永远不知道有多疼。

 

做核酸、送物资,他们是“异常楼七壮士

到了4月份,上海进入了疫情高爆发阶段,城市的运力和供给等各个方面都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,一时间,上海陷入了半静止状态。孙文俊所在的小区开始实行封闭管理,居民们足不出户。也因此,大白们的工作增加了一项——运送物资。

对于老旧小区来说,物资的运送工作异常的辛苦和艰难。辛苦在于,所有的楼都没有电梯,送物资的志愿者只能一层一层“腿着”给居民送到家;艰难在于,如果是蔬菜,运送速度要快,时间久了会烂掉,如果是药品,就更要保证及时性,“因为你不知道有多少慢性病、抑郁症、糖尿病,甚至癌症患者在等着你续命。”说到这里,孙文俊的声音里透着疲惫,“做了这份工作才知道,还有很多困难的人等着我们帮助。我想帮助更多的人,想第一时间把解决饿肚子的,治病的,救命的东西送到他们手中。”

这一天,孙文俊一个人不知道爬了总共爬了多少层楼,为200户居民送去了物资。就这样一层层一户户跑下来,他的防护服里已全是汗水。



异常楼“七壮士”


随着上海新增越来越多,孙文俊所在的小区阳性病例也随之增多,为了保护患者的隐私,志愿者们只知道某一栋楼有“异常”,但不知道具体是哪户有状况。即便如此,物资也要照常送,“我们7个年轻人,负责异常的25栋楼的物资运送,”孙文俊说,“这有点像开盲盒,你敲开居民家的门,不知道哪一户会有异常,心里其实是很忐忑的。”

由于志愿者工作早出晚归,虽然孙文俊跟儿子在一个屋檐下,儿子却有好几天没有见到爸爸了。有一天物资送到了自己家,小家伙打开门一看到爸爸就兴奋地大叫,“这是我的大白爸爸”,随即就要扑过来,吓得孙文俊连连退后,“这是第一次儿子飞奔向我,我却不能给他一个拥抱。”

 

“兼职”、“主业”两不误,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

虽然做着志愿者,孙文俊在宜生无忧的工作也没有暂停。“我要为我的团队和客户负责,这是我的职责。”孙文俊说。

志愿者工作与自己的本职工作是有一定冲突的,目前,孙文俊一周大概有4-5天的时间需要参与志愿者工作。“这里要感谢我公司和我团队的小伙伴们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,在我需要做志愿者工作的时候,我会提前把团队工作安排好,如果有急事需要处理,或者客户有问题,我就会跟其他大白协调时间,尽量做到平衡。”孙文俊说,有一次约了候选人面试,刚好也在做志愿者,就只能一边“兼职”,一边面试。为了不影响公司日常的工作进度,很多时候,孙文俊都是穿着大白服,跟大家线上开会。

做了志愿者工作以后,孙文俊越发觉得能在宜生无忧这个平台工作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。“我们小区一共有1000多户人,不完全统计,有10多户残疾家庭。他们部分有家人在照顾,有的独居,生活很困难。”宜生无忧目前已经帮助16000多名残疾人找到了工作,但还远远不够,孙文俊说,希望社会各界和企业能够给予残疾人更多关注,他们真的很不容易。



上海加油


被问到是否怕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下去,孙文俊说,“到现在为止,我依然选择相信,相信我的国家,相信我大上海。这个城市即便不够完美,也是生养我的地方,该信任的时候我毫无保留,该逆行的时候我义无反顾,因为我的背后,是我的家,是我深爱的城市。”

最后的最后,致所有奋斗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、志愿者、基层工作人员们,你们是摇曳在城市里的星火,你们是城市里最美的光。



公司地址
总部:
北京
分部:
上海
广州
青岛
深圳
杭州
重庆
成都
广西
武汉
济南
淄博
烟台
潍坊
客户服务热线: 400-030-5959
总部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慧忠北里302号楼A座四层
京ICP备15021899号-3
残保金申请
安置残疾人就业方案申请
我们的客服需要了解您公司的基本情况,才能为您安排更加精准的服务方案
收到申请后,我们的客户经理会尽快与您联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