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政策法规>公司新闻>世界上最难跨越的距离 从一个“健全人”到“残疾人”
世界上最难跨越的距离 从一个“健全人”到“残疾人”
发布日期:2020-07-21


从国内到国外,从现实到梦想,从兴趣爱好到五年规划,从体制内到体制外…90多分钟的通话时长,给编者留下的最大的感觉就是,这个88年的小伙儿不一般。

十年未治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遗憾

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我觉得腿疼,家里就带我去北京儿童医院看,经确诊是强直性脊椎炎,然后我休学了一年。”张伟强(化名)说,“家里带我跑遍了北京的医院,儿童医院就住了三回,还有人民医院、社区医院,春节都是在医院里过的。”




那是张伟强家里最艰难的一年。他的父母是北京地区的农民,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夫妻二人种“大棚”,因为平日里勤勤恳恳,他的父亲思想又比较灵活,收益一直不错,是那个年代的“万元户”。然而,在张伟强确诊患上了强直性脊椎炎之后,家里开始了借钱的日子,“治病一年,就花了十万元,几乎借遍了家里的亲戚。”

张伟强说,由于父母文化程度不高,对这个病的重视程度也不够,医生表示患病的原因有可能是遗传,然而张伟强说,“我们家再往上三代都没有这个问题,父母后来也没重视,加上经济压力也非常大,情况有好转之后就没有再治疗。”

这一放弃,就是十几年07年的张伟强开始工作了,他是电工类技校毕业,有一门手艺,虽然平时偶尔也会遭受到病痛的折磨,但是一切都还在能忍受和控制的范围。稳定的工作,稳定的生活,日子平淡而又充实的走到了2010年,他的病情“复发”了。

在2010年的时候,这个病情没控制住,我的髋部首先受不了了,走不了路11年做了换髋手术”,在张伟强提到这段经历时,心里仍像有惊涛骇浪,“提起这些,我还是有些‘揪心’,我也很少说这些,最开始很难面对,村里人也会觉得你很‘怪’。” 也是在同一年,23岁的张伟强收到了一张残疾证

“身体上的病痛不说,心里的伤痛才是最难跨越的,一开始真的无法接受,不知道怎么面对接下来的生活,也接受不了朋友之间的一些并无恶意的‘玩笑’。”

最开始的时候,他不是没想过放弃,就这样接受政府和社会的帮助,领着国家的补贴生活,但是面对着日渐年迈的父母和自己看似遥不可及的“未来”,天生不服输的张伟强开始了“折腾”的生活。

 

“无法接受”到“坦然面对” 生命不息 “折腾”不止

   “我很崇拜张嘉译,他也是得了这个病,要知道一个演员患有这种疾病,是非常痛苦的。这个病不致命,却天天饱受病痛的折磨。网上有很多人嘲笑他的‘大哥步’,实际上这个病到了一定程度身体是会变形的。我佩服他,佩服他的心态,还有面对生活、面对工作的那股认真劲儿。”张伟强说。

虽然没有张嘉译的命,得了张嘉译的病,张伟强却活的很通透。我喜欢脚踏实地的感觉,每一分钱,每一份收入都是用自己的努力换取的。即便给我张嘉译的际遇,我可能也接不住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。”所以他并没有选择“靠政府”、“靠父母”的生活,“父母生我养我那么多年,已经操劳了大半生,‘啃老’这件事我不能接受,我不能成为他们的负担。”

2012年,张伟强开始了以一名残疾人的身份工作。起初,他找的是一份电话销售的工作,在尝试之后,他觉得这份工作并不适合他,后又与朋友合伙做过中介、开过店、帮亲戚租房、租仓库,也做过其他的工作,在“折腾”的道路上,张伟强一直没有停止。他说,忙碌的生活让他觉得充实,从现实角度讲,自己挣得钱让他觉得踏实

“这几年社保、医保,比较完善了,一些药都比较便宜了,即便如此,每个月的药费也要在2000元左右”,与其他残疾人不同,强直性脊椎炎一直需要靠药物维持,这样与病痛纠缠不休的生活将会伴随他一生,他不得不趁着年轻,趁着自己能闯、能拼,为未来的自己谋划,为父母的养老做打算。他告诉编者,自己工作之后,每个月的药费,没有再向父母伸过手

2018年底,张伟强找到了一份在12345电话客服的工作,需要坐班,每天8小时的工作时长,工作内容主要是接听市民的来电并记录市民反馈的问题和意见。“这份工作‘挨骂’的情况比较多,因为市民打电话来一般都是比较着急的状态下,情绪比较激动,虽然不是骂我,我需要一边安抚他们的情绪、一边记录工作,然后再反馈给后台。”

也是在这份工作经验中,张伟强锻炼出了宠辱不惊的心态“做电话客服,首先就是心态要好,无论发生什么样的状况,都要保持良好的心态。”后来,因为工作强度的原因、加上家里的一些琐事,在工作不到一年后,他还是放弃了这份工作。

提到有没有成家立业的打算,张伟强说,“我一直在思考,我能给别人带来什么,如果不能,就不要拖累对方。在有能力之后,再来考虑这些。”

 

开始以为是“骗子”公司 现在却希望他影响更多的人

   “我是在八通网上看到的宜生无忧的信息,一开始的时候还在想,怎么会有这样的公司”,张伟强的笑声通过电话传了过来,“我以为是骗子公司,但是想着试试看吧,还是报了名。”

   开始等了两天,他没有接到面试电话,心中的疑虑更大了,“我问了姓宋的同事,他告诉我会有工作人员跟我联系。后来我接到了电话,算是初试吧,通过之后就把我拉倒了一个群里进行培训。”由于多年的工作经历,又有电话客服的经验,张伟强的考核、上岗、入职过程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障碍。

   “说实话最开始即便我上岗工作了,心里仍然是不完全信任的,但是看到很多平台的‘老人’都比较积极,平台又根据平台电话顾问的建议,工资由一结改为承诺一周一结算工资,我就持观望的态度,每天处理一些家里的事儿,再做一会儿电话客服,工作并不是饱和的状态,也相对比较自由。”提到宜生无忧的工作经历,张伟强说道。

   “后来公司真的每周都发放工资,心里踏实多了。而且宜生的工作人员非常辛苦,每天要在群里为我们解答问题,还要在晚上10点发放第二天的任务。虽然他每天工作的时长并不长,但最好的一天也有将近300元的收入。“这比之前的电话客服赚的要多,我每天电话中面对的是一些报名参加在线课程的用户,基本不会发生有人‘抱怨’的情况。而且形式更灵活比较适合我,毕竟我的身体不能承受太强程度的工作负荷。

   在领取工资的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,张伟强告诉编者,一开始自己把银行卡号填错了,有个同事专门打电话告诉他怎么处理和解决这个问题,第二天就把工资打到了他的账上。公司的这些举动,都让张伟强在接触了解的过程中,建立对宜生无忧更进一步的信任。

    虽然在平台工作的时间并不长,张伟强却衷心地觉得这是一份利国利民的事业。他还为平台提了个建议,笑着说平台的宣传力度不够,应该加大力度宣传,让更多残疾人能看到,让更多残疾人参与。因为周围的残疾人朋友很多,他把这份工作介绍给了身边的朋友,也希望朋友能够通过工作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。


张伟强表示,目前,我们国家残疾人就业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困难,而且大多数收入偏低,希望未来宜生无忧能够创造更多的岗位给更需要的残疾人,影响更多的残疾人,推进我国整体残疾人就业的现状。在理念上,张伟强与宜生无忧的观念不谋而合,都认为真实就业才是解决残疾人问题的最根本途径,而宜生无忧也在为“帮助十万残疾人通过工作获得美好生活”的道路上不断前进。

提起未来,张伟强说,“我有自己的五年规划,也有自己的梦想,我的梦想是开一家餐饮店,现在在宜生无忧的工作也好、其他的事情也罢,都是在努力的为梦想打拼”,他的语气里满是坚定和勇往直前。  


“宜生无忧给了我一个把梦想变成现实的机会,同时,这份工作之所以很适合我,就是当我觉得身体需要放松的时候,我可以用一些时间思考,把思路屡清楚,自己要什么,想要什么样的生活。我要多做一些,多为未来规划。”

 

注:应受访者要求,此文中出现的名字为化名,不展示居家照片。




公司地址
北京
上海
广州
青岛
深圳
杭州
重庆
成都
广西
武汉
客户服务热线: 400-030-5959
总部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慧忠北里302号楼A座四层
京ICP备15021899号-3
残保金申请
安置残疾人就业方案申请
我们的客服需要了解您公司的基本情况,才能为您安排更加精准的服务方案
收到申请后,我们的客户经理会尽快与您联系